赵立坚此前推特言论是否代表中国立场?本人回应


一张黑底、红点,左右两侧列着各国确诊、死亡和恢复病例的地图,成为近来全球主流媒体在报道新冠疫情时普遍采用的背景图片。就连美国副总统彭斯去卫生部视察时,美国卫生部就用这张地图监测全国病例,意大利总理、德国内阁开会时,身后电子屏幕也正在依靠这张地图展示疫情实时情况。

就在白思豪发表这一言论之际,发布这一消息的莱文也在推特上作出澄清称,如果死亡率下降得足够多,有关在纽约公园埋葬遗体的计划也就没有必要了,“今天,我与市政府许多人进行交谈,并得到明确保证,纽约市公园将不会出现任何埋葬。所有人都清楚地指出,如果需要,(埋葬)将在哈特岛进行。”近日,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国传播,多国主流媒体或政府卫生部门在进行疫情更新发布时,都在引用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的疫情数据更新图。而这份目前受关注度最高的疫情图,由两名中国留美博士创作和维护。

据美国CNBC报道,当地时间6日,白思豪表示,纽约市目前正准备在公共土地上埋葬新冠肺炎逝者的遗体,直到该市的太平间和墓地能负荷得了迅速增伤的死亡人数。

目前,随着这份疫情地图更新数据的持续增加,董恩盛他们的团队也从最开始的两三个人,发展到现在包括本系其他博士研究生、以及其他学院志愿者,再加上合作提供技术支持的公司,一共有近50人的团队在对这样一个每天点击量超过10亿次的疫情地图进行维护。

董恩盛说:“这个是我们(疫情图)大概的使用量,这个只是我们一个图层的使用量。截止到3月31日,我们在全球大概已经有155亿次的使用量了。”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是美国的一所研究性大学,也是全美最近连续33年来科研经费开支最高的大学,其公共卫生学院多年来排名全美第一。董恩盛、杜鸿儒及团队较高质量的数据成为诸多研究团队进行学术研究的基础,是科学界了解新冠疫情的重要信息来源。

董恩盛的研究方向是疾病模型,也就是用数学模型和计算机代码来解释一些流行病学、公共健康方面的问题,对全球流行病的发展趋势做基本的判断和推测。在今年1月份,新冠肺炎疫情还尚未在全世界范围流行起来时,他就和导师达成一致意见,想要做这样的一份数据地图。

与此同时,《印度论坛报》5日报道称,全印律师协会和国际法学家委员会已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申诉,公然宣称“中国秘密开发能大规模摧毁人类的生物武器”,要求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介入此事,使中国能够对国际社会和联合国成员国作出赔偿,尤其是印度。全印律师协会主席兼国际法学家委员会主席阿迪什·C·阿加瓦拉在申诉书中声称,“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开发出来的生物武器,旨在使世界主要国家瘫痪,让中国成为唯一受益者”,违反了《国际卫生条例》、国际人权公约等规定。

【环球时报】在中国用事实证明其对新冠肺炎疫情作出有效应对之际,来自英国、印度的个别智库和组织却大肆渲染“中国隐瞒疫情论”,试图通过国际法途径让中国作出赔偿。中南大学人权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毛俊响教授6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控制和治疗新冠肺炎方面切实履行了国际义务,反之一些国家在中国出现疫情后的两个月中迟迟没有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疫情,导致疫情在短时间内迅速失控,“倒是真要考虑一下这些国家是否违反国际人权公约的义务”。

同样为博士研究生一年级的杜鸿儒从2月1日加入这个团队以来,一开始负责数据收集整理并与世卫组织数据比对;在系统可以自动更新数据后,他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做自动更新代码的编写,这些都需要耗费大量精力确保数据统一性和准确性。